• 浙江省新闻道德委员会举报中心投诉电话、网络安全举报电话 2019-08-21
  • 努力开创人与自然和谐发展新格局 2019-08-21
  • 极地明星携手侏罗纪霸主上演“鲸”彩端午 2019-07-06
  • 中小创还未止跌谨慎操作为主 2019-07-06
  • 以重大事件为契机优化党的对外形象 2019-06-07
  • 警惕套路贷 放贷是幌子 建议增设非法放贷罪 2019-06-07
  • 高速最高限速120kmh是否已经过时? 2019-05-20
  • 连吃三天它肠道垃圾通通排出 清理肠道就吃它-美食资讯 2019-05-14
  • 数算下 为减脂而操过的心 2019-05-13
  • 科普:“鹊桥”中继星靠什么帮“嫦娥”赴广寒 2019-05-13
  • 超载集卡行驶途中突燃大火 左后轮胎剧烈燃烧 2019-05-12
  • 让山里娃感受智慧科技乐趣 2019-05-12
  • 钱江晚报:追查作弊器材“产业链”,不能只顺藤摸瓜 2019-05-11
  • 联播快讯:首届上合组织国家电影节在青岛举行 2019-05-11
  • 吃这些隔夜食物 轻得肠胃炎重则致癌 2019-05-10
  • 北京pk10三码在线计划 > 科幻小说 > 两界搬运工 > 第五百六十九章 惊退
        “咯咯咯……”

        天地间有婴儿的笑声在回荡,不但没有给人一种新生命喜悦之感,反而听到那声音浑身发毛骨头缝发寒。

        那声音不大,却能传递到每一个人的耳中,仿若在耳边回荡,又好似从心底响起,捂住耳朵都无法阻挡那声音出现在脑海。

        邪门的血色婴儿,在青木县城外的数百万人群中穿梭,他所过之处,周围的人成片成片的倒下,诡异的气绝身亡。

        每一个死去的人,都浑身苍白身躯干瘪,形如干尸,恐怖无比。

        那血婴的速度快到不可思议,往往上一刻还在这边,下一秒就出现在了极远处,好似会瞬移一样,身影飘忽捉摸不定。

        “跑??!”

        城外原本好不容易恢复了一点秩序的人群,此时每一个人都被吓破胆,惊恐大叫着四处逃离,实在是那血婴太邪门诡异了。

        数百万人四散奔逃,那画面很震撼,可却造成了踩踏事件,很多人没有被那邪门的婴儿弄死,反而倒在地上被人活活踩死。

        “管你什么鬼东西,杀!”

        有人不信邪,看到血婴出现在不远处,壮着胆子发动攻击。

        可是,那婴儿只是看了对方一眼,想要杀死他的人就表情一僵,身躯飞速干瘪诡异的死去,不管是武徒武者还是武士武师,但凡想对血婴出手的,还没碰到对方就死了,妖异无比。

        渐渐的没有人敢对他动手了,只能用尽全力跑路!

        “那到底是什么鬼东西?”青木县城墙上,白杨看着城外的情况浑身发毛,饶是他见过太多稀奇古怪的东西,在这个时候也无法保持淡定,有一种转身就跑的冲动。

        没有人能回答白杨的这个问题,和他一样,没有人知道那到底是个什么鬼玩意。

        “咯咯咯……”

        城外,邪门的婴儿笑声在回荡,他身影飘忽,所过之处人群成片成片的死去。

        人们慌不择路的逃离,青木县的军队迅速回到县城里,其余之人则是巡视消失在了夜色中。

        半个小时时间,青木县之外,原本混乱的数百万人消失得干干净净,地面却留下了无数死状诡异的尸体,粗略一看,起码不下十万,还别说在之前战斗中死去的人!

        人们逃离跑路了,可那血婴没有消失,声音依旧在回荡。

        或许是因为城外没有人了,他身影闪烁了几下,居然向着青木县方向飞来。

        “怎么办?师傅从来没有教过我怎么对付这种邪门的东西啊”凌骄紧张道,握着长刀的手都在抖。

        面对那邪门的血婴,饶是一直以来自信满满的凌骄都束手无策了。

        “咯咯咯……”

        就在这当头,那血婴瞬间就出现在了白杨他们前方数百米外的虚空中,他在笑,笑得无比渗人。

        砰砰砰……,白杨他们不远处,十多个身穿铠甲的士兵,诡异倒地身亡,无一例外,身躯干瘪,皮肤苍白,形如被冰冻的干尸。

        “这个邪门的家伙,貌似有一种诡异的本事,能隔空将人体之内的什么东西给吸走,从而让人莫名死去”白杨牙齿打颤说道。

        他之前开启慧眼看到,那血婴看向谁,谁身上就有一股白色光芒飞出,被他吸入体内,而人的身躯,随着白色光芒涌出,身躯快速干瘪死去。

        这个过程及其短暂,几乎瞬息之间完成,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。

        同时,白杨还发现,越是武道修为高强的人,身上的那种白光就越发强烈,而那个血婴,仔细观察之下,居然专挑修为高强的人下手!

        “吸走东西?什么东西?血气?真气?真元,精气还是神魂?亦或者是生命?老白你怎么知道的?”凌骄因为惊悚,话唠似的噼里啪啦问出一连串问题。

        “鬼知道他吸走的是什么东西”白杨摇头道,至于他怎么知道的,这个问题拒绝回答。

        就在此时,边上的莫元池浑身一颤,身上洁白晶莹犹如实质般的罡气喷薄,沉声道:“不好,那血婴冲着我们来了!”

        刹那间,包括白杨在内,周围所有人浑身汗毛直竖,骨头缝发寒,头皮发麻,身躯好似动弹不得,源自于生命本能的恐惧笼罩整个人。

    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        几米远,一个武士境界,身穿铠甲的士兵,浑身真气澎湃,只来得及惊恐的说出这样一个字,浑身一颤倒地身亡!

        因为距离近,白杨看得真切,慧眼下,他身上飞出一道白光,并非真气,也不是血气,更不是阴邪的神魂,总之不知道是什么玩意,那白光离体之后,他瞬间死亡!

        “妈的,阵法都无法阻挡,自身难保,握草快跑!”凌骄惊叫一声,转身就准备跑。

        可是,他刚刚作出跑路的动作,浑身一僵,浑身毛发都炸起了,只觉浑身冰凉,有一种灵魂都被冻结的感觉。

        那个邪门的血婴,将视线放到了他身上!

        “我要死了吗?”凌骄惊叫大吼。

        嗡,刹那间,他身上升腾澎湃的真元,劲气弥漫,整个人好似赛亚人变身一样,企图用这样的方式抵抗血婴诡异的手段。

        然而没用,白杨惊骇瞪眼中,慧眼看到,凌骄身上有一种白色光芒闪烁,要离体而出。

        若不出意外的话,那白光离体,他瞬间就会死亡!

        面对这种情况,白杨也很绝望,救他?别逗了,此时白杨自身都在那血婴的视线笼罩之中!

        刹那间,白杨思维都好似被冻结,连闪身回地球跑路的想法都无法出现在心头。

        “妈卖批,这是药丸啊”白杨惊恐,血莲教怎么会弄出这种东西来?

        “咯咯咯……呀……”

        城外,虚空中的血婴依旧在笑,笑得很邪门,可顷刻间他发出一声惊叫,再下一刻,他身影已经出现在了数千米之外,看向白杨他们这边的视线明显带着惊恐。

        砰砰砰……

        那种恐惧之感瞬间消失,白杨凌骄莫元池等人一个个浑身力气都被抽走一样跌倒在地上,大口呼吸,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出现在心头。

        “没死?”

    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        凌骄和莫元池都在第一时间发出声音,惊恐中带着疑惑。

        “不知道啊”白杨摇头,目光闪烁,再看那远处的血婴,眼神中害怕的神色已经消失了很多。

        就在之前感觉自己要死的那一瞬间,白杨的脑海深处响起了一声龙吟之声,神圣浩大,震慑一切!

        也正是那一声龙吟之后,血婴惊叫远离,白杨等人脱离了死亡的命运。

        帝王龙气!

        白杨首先想到那东西,它化作一条金龙盘踞在识海之中,之前正是那帝王龙气咆哮一声,方才惊退了血婴。

        “咯咯咯……”

        那远离数千米的血婴,此时再度邪意的笑了,眨眼间出现在了白杨前方数米,鬼知道他这么来的!

        嘚嘚嘚嘚……

        他一出现,周围的温度好似下降了数百度,周围的人浑身冰凉动弹不得,牙齿打架。

        众人惊恐的目光中,邪门的血婴冲着白杨笑,咯咯咯的声音听上去让人肝胆俱裂。

        吼!

        别人听不到,但白杨却能听到,他脑海中再度响起了一声龙吟之声,隐隐约约带着愤怒。

        下一刻,若是有人开启慧眼的话,就能看到,在白杨身上,一条千米之巨的金龙虚影从他头顶冲出,盘绕在白杨周围,怒视血婴,一爪子拍下。

        尽管那只是一条很淡很淡的金龙虚影,可依旧神圣霸道,带着威严的气息。

        “哇!”

        血婴发出一声惊叫,瞬间消失,那声音还在天地间回荡,可他的身影却消失无踪。

        “吼!”

        白杨周围的金龙虚影发出一声恼怒的咆哮,在虚空中游走一圈,化作金光冲入他的识海消失不见。

        这一切,不过只是发生在眨眼间的事情,周围的人只觉得浑身一冷,然后那种感觉就消失了,甚至血婴出现到消失都没有看清。

        “若不是帝王龙气护体,这次搞不好真的栽了”白杨心头胆战心惊自语。

        然而一个严肃的问题却是,那邪门的血婴哪儿去了?

        一分钟,两分钟,十分钟……

        整整半个小时后,那血婴都没有再出现,好似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,之前的一切好像错觉。

        “这就消失了?”凌骄胆战心惊的问,眼神巡视周围,一副惊弓之鸟的样子。

        “不知道啊,应该跑了吧?”白杨摇头。

        他也在时刻观察周围,很确定那血婴没有被帝王龙气杀死,不知道是跑了还是隐藏起来了。

        帝王龙气,唯有特殊命格之人方能承载,其神异之处,不比功德金光差。

        帝王,代表威严,无上,震慑,拥有帝王龙气护体,邪魔退避,逢凶化吉,遇难成祥,简直诸法退避万法不侵。

        当然,要达到那样的效果,得护体龙气足够强大才行。

        而显然,白杨身上的龙气还不够强大,不足以灭杀那血婴,亦或者那血婴也只是诞生不久,不够强大,这才奈何不了白杨。

        总之,白杨算是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死亡距离自己只有一线,面对血婴,他连跑路的念头都无法升起,第一次有了命运不由自己掌控的感觉……
  • 浙江省新闻道德委员会举报中心投诉电话、网络安全举报电话 2019-08-21
  • 努力开创人与自然和谐发展新格局 2019-08-21
  • 极地明星携手侏罗纪霸主上演“鲸”彩端午 2019-07-06
  • 中小创还未止跌谨慎操作为主 2019-07-06
  • 以重大事件为契机优化党的对外形象 2019-06-07
  • 警惕套路贷 放贷是幌子 建议增设非法放贷罪 2019-06-07
  • 高速最高限速120kmh是否已经过时? 2019-05-20
  • 连吃三天它肠道垃圾通通排出 清理肠道就吃它-美食资讯 2019-05-14
  • 数算下 为减脂而操过的心 2019-05-13
  • 科普:“鹊桥”中继星靠什么帮“嫦娥”赴广寒 2019-05-13
  • 超载集卡行驶途中突燃大火 左后轮胎剧烈燃烧 2019-05-12
  • 让山里娃感受智慧科技乐趣 2019-05-12
  • 钱江晚报:追查作弊器材“产业链”,不能只顺藤摸瓜 2019-05-11
  • 联播快讯:首届上合组织国家电影节在青岛举行 2019-05-11
  • 吃这些隔夜食物 轻得肠胃炎重则致癌 2019-05-10